当前位置: 主页 > 英美文学 > 查看:女性主义视野下的《傲慢与偏见》

女性主义视野下的《傲慢与偏见》

时间:2010-04-20 10:28来源:论文网 点击:次 [收藏到QQ书签]
英语论文网

摘要:在女性文学写作的历史上,简·奥斯丁做出了开拓性的努力。她的小说《傲慢与偏见》中女主人公的性格是具有时代反叛精神的,使女权主义在文学中确立了女性的主体意识。作家拒绝传统的以男性为主体的写作范式,完成了对文学经典叙述模式的超越,传达出被男性话语遮蔽与覆盖的真实生命经验,撑起了一方女性写作的天空。
关键词:傲慢与偏见;简·奥斯丁;女性主义;婚姻经济学;主体意识

一、关于女性主义和女性文学人类的一半是女性,但她们的权利、价值、要求和愿望,自从文明社会出现劳动分工以来,就一直受到不同程度的忽视、轻视,甚至有意识的压制。“feminism”汉译原为女权主义,后译作女性主义,据希·F·科特的研究,“女性主义”的含义是妇女角色的“彻底的社会革命”,早期女性主义“有两个主导思想,即妇女作为人的解放和作为女人的解放,它的目标是消除妨碍妇女作为个人获得完全发展的一切障碍”[1]。简单地说,女性主义就是基于天赋人权而产生的、以男女平权或男女平等为核心的思想和理论,是在对男权社会的各种象征秩序的颠覆和解构中来重新发现和塑造女性,并最终成为世界性的政治社会文化思潮。文学以其强有力的感性作用,从来都是意识形态运作不容轻易放过的文化领域。一直以来文学自然布满了男性中心的意识形态。因此,对这一源远流长、历史悠久的男性中心文学的解构,便成了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首要任务。早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女性主义的先驱波伏娃就出版了她的经典性的女性主义著作《第二性》[2],被认为是美国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发韧之作。书中认为,女人从来不是主体,而是他者。她选了五个男作家的作品作为检验的样本,发现五个作家笔下的女性形象都反映了男人的神话。无论是蒙德兰特的“天真无知的女人”,劳伦斯的阳具崇拜,克劳代尔的“卑贱女人”,布列东的“女人是一首诗”,斯丹达尔的“迷人的女人”,男作家不断地在文学中塑造出符合他们要求的理想女人。“伟大的母亲”与“纯洁的女儿”,这些男性中心文学中的女性从来没有自己的主体位置,一旦剥掉由诗意、美和爱情编织的面纱,女性受压抑的性质就暴露出来了。女性主义研究者对男性文学的清算,意在对“女性文学”的建构,将被男性文学史所压抑、遗忘、湮没的女作家重新挖掘出来,整理出女性作家自己的文学史。书写女性独特的感觉和经验世界,表达她们的意志和愿望,力图将女性被男性话语遮蔽与覆盖的真实生命经验传达出来的女性写作,都可以称为“女性文学”。事实上在女性文学写作的历史中,奥斯丁为建立一种女性写作传统,做出了开拓性的贡献。二、婚姻经济学奥斯丁的小说不以写重大题材见长,而常以乡绅淑女的日常生活、家庭、爱情、婚姻为主要题材,《傲慢与偏见》是其代表作。这部社会风情画式的小说以日常生活为素材,一反当时社会上流行的感伤小说的内容和矫揉造作的写作方法,生动地反映了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处于保守和闭塞状态下的英国乡镇生活和世态人情。小说以班纳特太太几个女儿的婚姻经历为基点,以伊丽莎白与达西的感情经历为情节主线,展示了18世纪中后期英国贵族阶层的婚姻观,即婚姻是以经济为基础的赤裸裸的金钱关系。小说开篇写道:“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这样的单身汉,每逢新搬到一个地方……人们总是把他看作自己某一个女儿理所应得的一笔财产。”[3]其实小说整个讲述的不是“有财产的单身汉需要娶位太太”,而是“没有财产的妇女需要嫁有财产的丈夫”。的确,在当时资本主义社会条件下英国社会,没有财产而受过教育的妇女,除了结婚,简直就没有别的出路。婚姻不是作为爱情过程和结果的婚姻,而是作为经济需要的婚姻,不涉及感情,纯粹是生存问题,是一种“性契约”,一种婚姻经济学。三、女性主义视野简·奥斯丁(1775-1817)一生共完成了6部小说:《傲慢与偏见》(1813)、《理智与情感》(1811)、《诺桑觉寺》(1818)、《曼斯菲尔德花园》(1814)、《爱玛》(1815)和《劝导》(1818)。塑造了一批具有深刻的女性意识的女性形象,《傲慢与偏见》是其中最杰出的一部。作品中的女主人公伊丽莎白是一位具有独立个性,倔强、温柔、聪明的女性。作家在她身上对女性主义做出了具体的阐释,树立了女性美的新标准:女性是因其个性而美丽。伊丽莎白出身于一个俗气的小地主家庭里,她的母亲班纳特夫人是一个漂亮却愚蠢的女人,没有头脑,只知道唠叨,给女儿找婆家。几个女儿中除了大女儿简和二女儿伊丽莎白,其他三个女儿也和母亲类似。班府家境并不殷实,再加上班纳特夫人及几个小女儿的俗气和愚蠢,以及他们的亲戚都地位卑微,因此,她们都不是绅士们理想的结婚对象。当时流行的评判男子的美学标准,即当时活跃于伦敦纨绔子圈里的那些“高雅脱俗”、忧郁、刻薄和极富优越感的纨绔子弟。男主人公达西正是这样一个典型。他来自“英格兰北部”开始工业化的城市,达西和彬克莱通过长子继承权获得了大片地产,并随着铁路和工厂出现,在地产上还可坐收高额地租。他们出入伦敦纨绔子俱乐部,在古老贵族的傲慢之外,又学会了高雅。但他们离开城市,在乡下置地购房,因为作为世家子弟,他们瞧不起工商阶级,虽然他们从城市工业化中获利。达西虽身材魁梧,家财万贯,但表现得无礼、傲慢。在接触中,伊丽莎白对达西的傲慢很反感,因此对他产生了偏见,认为他是一个自高自大、自私自利和难以相处的人。在表现出对达西偏见的同时,伊丽莎白的女权主义思想也得以生动体现。她并没有因为双方地位悬殊而胆怯。当达西第一次向她傲慢地求婚时,她的回答可谓是经典之词:“我想,在这种情况下,社会上会认为应当表达一下感激之情。因此,如果我真觉得感激,我现在会谢你的。可惜我现在没有这种感觉—我从来不稀罕你的抬举。我希望这痛苦不会持续太久。你说过,高傲使得你长期以来无法表达爱意,但是在你听了我的解释之后,高傲会毫不费力地战胜你的感情”[3]。尽管她为拒绝这样一个强烈爱她的人的求婚而痛苦,她还是下定决心,不去理睬这样一个傲慢的男人。她追求自己的独立、自由,不会因地位和金钱去依附别人。伊丽莎白是一个有主见、有思想的女性,在这样一个别人求之不得的时刻,她的女权主义思想起到重要的作用,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她的美在于她有理性和智力,有敏锐的观察力和判断力。伊丽莎白对达西的误会和偏见使她拒绝了他的求婚。以后,伊丽莎白亲眼观察了达西的为人处世,特别是看到他改变了过去那种骄傲自负的神态,消除了对他的误会和偏见,从而与他缔结了美满姻缘。她不是用美丽的外表去打动人,而是用她的精神所散发出的魅力赢得了爱情。不难看出,作品一反传统文学之于女性的歧视和偏见,运用独出机杼的消解男性中心的话语策略,在一定程度上建构起了女性文学的主体意识,确立了女性写作的立场。虽与勃朗特发出的“救救妇女”的愤激呐喊相比,她对社会的批判是温和的、婉而多讽的,但仍不失为那个时代妇女解放的空谷足音。《傲慢与偏见》展示了18世纪中后期英国乡下贵族阶层的社会风情,深刻地反映了作者的婚姻观念,是对当时流行的以赤裸裸的金钱为基础的经济婚姻的否定与妥协。作者认为完美的婚姻既要男女志趣相投,人格平等,又要有物质相支撑,是物质与精神的同时富有。但无论如何,《傲慢与偏见》以其迥异于传统男性叙事规范的女性写作立场,以可贵的艺术勇气高扬了一向在文学中备受压抑和漠视的女权,使真实的女性形象在文学中得到正视。作者专注于书写女性独特的感觉和经验世界,表达她们的意志和愿望,事实上在女性文学写作的历史中,奥斯丁为建立一种女性写作传统,做出了开拓性的贡献。

[参考文献]

[1]Cott·F·Nancy.The Grounding of Modern Feminism.

New Haven,Conn.:Yale University Press.1987.

[2]波伏娃.桑竹影,南珊译.第二性[M].长沙:湖南文艺出版

,1986.

[3]简·奥斯丁.李长栓译.傲慢与偏见[M].北京:外语教学

与研究出版社,1997.

二、 

 

  

摘要:在女性文学写作的历史上,简·奥斯丁做出了开拓性的努力。她的小说《傲慢与偏见》中女主人公的性格是具有时代反叛精神的,使女权主义在文学中确立了女性的主体意识。作家拒绝传统的以男性为主体的写作范式,完成了对文学经典叙述模式的超越,传达出被男性话语遮蔽与覆盖的真实生命经验,撑起了一方女性写作的天空。
关键词:傲慢与偏见;简·奥斯丁;女性主义;婚姻经济学;主体意识

一、关于女性主义和女性文学人类的一半是女性,但她们的权利、价值、要求和愿望,自从文明社会出现劳动分工以来,就一直受到不同程度的忽视、轻视,甚至有意识的压制。“feminism”汉译原为女权主义,后译作女性主义,据希·F·科特的研究,“女性主义”的含义是妇女角色的“彻底的社会革命”,早期女性主义“有两个主导思想,即妇女作为人的解放和作为女人的解放,它的目标是消除妨碍妇女作为个人获得完全发展的一切障碍”[1]。简单地说,女性主义就是基于天赋人权而产生的、以男女平权或男女平等为核心的思想和理论,是在对男权社会的各种象征秩序的颠覆和解构中来重新发现和塑造女性,并最终成为世界性的政治社会文化思潮。文学以其强有力的感性作用,从来都是意识形态运作不容轻易放过的文化领域。一直以来文学自然布满了男性中心的意识形态。因此,对这一源远流长、历史悠久的男性中心文学的解构,便成了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首要任务。早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女性主义的先驱波伏娃就出版了她的经典性的女性主义著作《第二性》[2],被认为是美国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发韧之作。书中认为,女人从来不是主体,而是他者。她选了五个男作家的作品作为检验的样本,发现五个作家笔下的女性形象都反映了男人的神话。无论是蒙德兰特的“天真无知的女人”,劳伦斯的阳具崇拜,克劳代尔的“卑贱女人”,布列东的“女人是一首诗”,斯丹达尔的“迷人的女人”,男作家不断地在文学中塑造出符合他们要求的理想女人。“伟大的母亲”与“纯洁的女儿”,这些男性中心文学中的女性从来没有自己的主体位置,一旦剥掉由诗意、美和爱情编织的面纱,女性受压抑的性质就暴露出来了。女性主义研究者对男性文学的清算,意在对“女性文学”的建构,将被男性文学史所压抑、遗忘、湮没的女作家重新挖掘出来,整理出女性作家自己的文学史。书写女性独特的感觉和经验世界,表达她们的意志和愿望,力图将女性被男性话语遮蔽与覆盖的真实生命经验传达出来的女性写作,都可以称为“女性文学”。事实上在女性文学写作的历史中,奥斯丁为建立一种女性写作传统,做出了开拓性的贡献。二、婚姻经济学奥斯丁的小说不以写重大题材见长,而常以乡绅淑女的日常生活、家庭、爱情、婚姻为主要题材,《傲慢与偏见》是其代表作。这部社会风情画式的小说以日常生活为素材,一反当时社会上流行的感伤小说的内容和矫揉造作的写作方法,生动地反映了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处于保守和闭塞状态下的英国乡镇生活和世态人情。小说以班纳特太太几个女儿的婚姻经历为基点,以伊丽莎白与达西的感情经历为情节主线,展示了18世纪中后期英国贵族阶层的婚姻观,即婚姻是以经济为基础的赤裸裸的金钱关系。小说开篇写道:“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这样的单身汉,每逢新搬到一个地方……人们总是把他看作自己某一个女儿理所应得的一笔财产。”[3]其实小说整个讲述的不是“有财产的单身汉需要娶位太太”,而是“没有财产的妇女需要嫁有财产的丈夫”。的确,在当时资本主义社会条件下英国社会,没有财产而受过教育的妇女,除了结婚,简直就没有别的出路。婚姻不是作为爱情过程和结果的婚姻,而是作为经济需要的婚姻,不涉及感情,纯粹是生存问题,是一种“性契约”,一种婚姻经济学。三、女性主义视野简·奥斯丁(1775-1817)一生共完成了6部小说:《傲慢与偏见》(1813)、《理智与情感》(1811)、《诺桑觉寺》(1818)、《曼斯菲尔德花园》(1814)、《爱玛》(1815)和《劝导》(1818)。塑造了一批具有深刻的女性意识的女性形象,《傲慢与偏见》是其中最杰出的一部。作品中的女主人公伊丽莎白是一位具有独立个性,倔强、温柔、聪明的女性。作家在她身上对女性主义做出了具体的阐释,树立了女性美的新标准:女性是因其个性而美丽。伊丽莎白出身于一个俗气的小地主家庭里,她的母亲班纳特夫人是一个漂亮却愚蠢的女人,没有头脑,只知道唠叨,给女儿找婆家。几个女儿中除了大女儿简和二女儿伊丽莎白,其他三个女儿也和母亲类似。班府家境并不殷实,再加上班纳特夫人及几个小女儿的俗气和愚蠢,以及他们的亲戚都地位卑微,因此,她们都不是绅士们理想的结婚对象。当时流行的评判男子的美学标准,即当时活跃于伦敦纨绔子圈里的那些“高雅脱俗”、忧郁、刻薄和极富优越感的纨绔子弟。男主人公达西正是这样一个典型。他来自“英格兰北部”开始工业化的城市,达西和彬克莱通过长子继承权获得了大片地产,并随着铁路和工厂出现,在地产上还可坐收高额地租。他们出入伦敦纨绔子俱乐部,在古老贵族的傲慢之外,又学会了高雅。但他们离开城市,在乡下置地购房,因为作为世家子弟,他们瞧不起工商阶级,虽然他们从城市工业化中获利。达西虽身材魁梧,家财万贯,但表现得无礼、傲慢。在接触中,伊丽莎白对达西的傲慢很反感,因此对他产生了偏见,认为他是一个自高自大、自私自利和难以相处的人。在表现出对达西偏见的同时,伊丽莎白的女权主义思想也得以生动体现。她并没有因为双方地位悬殊而胆怯。当达西第一次向她傲慢地求婚时,她的回答可谓是经典之词:“我想,在这种情况下,社会上会认为应当表达一下感激之情。因此,如果我真觉得感激,我现在会谢你的。可惜我现在没有这种感觉—我从来不稀罕你的抬举。我希望这痛苦不会持续太久。你说过,高傲使得你长期以来无法表达爱意,但是在你听了我的解释之后,高傲会毫不费力地战胜你的感情”[3]。尽管她为拒绝这样一个强烈爱她的人的求婚而痛苦,她还是下定决心,不去理睬这样一个傲慢的男人。她追求自己的独立、自由,不会因地位和金钱去依附别人。伊丽莎白是一个有主见、有思想的女性,在这样一个别人求之不得的时刻,她的女权主义思想起到重要的作用,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她的美在于她有理性和智力,有敏锐的观察力和判断力。伊丽莎白对达西的误会和偏见使她拒绝了他的求婚。以后,伊丽莎白亲眼观察了达西的为人处世,特别是看到他改变了过去那种骄傲自负的神态,消除了对他的误会和偏见,从而与他缔结了美满姻缘。她不是用美丽的外表去打动人,而是用她的精神所散发出的魅力赢得了爱情。不难看出,作品一反传统文学之于女性的歧视和偏见,运用独出机杼的消解男性中心的话语策略,在一定程度上建构起了女性文学的主体意识,确立了女性写作的立场。虽与勃朗特发出的“救救妇女”的愤激呐喊相比,她对社会的批判是温和的、婉而多讽的,但仍不失为那个时代妇女解放的空谷足音。《傲慢与偏见》展示了18世纪中后期英国乡下贵族阶层的社会风情,深刻地反映了作者的婚姻观念,是对当时流行的以赤裸裸的金钱为基础的经济婚姻的否定与妥协。作者认为完美的婚姻既要男女志趣相投,人格平等,又要有物质相支撑,是物质与精神的同时富有。但无论如何,《傲慢与偏见》以其迥异于传统男性叙事规范的女性写作立场,以可贵的艺术勇气高扬了一向在文学中备受压抑和漠视的女权,使真实的女性形象在文学中得到正视。作者专注于书写女性独特的感觉和经验世界,表达她们的意志和愿望,事实上在女性文学写作的历史中,奥斯丁为建立一种女性写作传统,做出了开拓性的贡献。

[参考文献]

[1]Cott·F·Nancy.The Grounding of Modern Feminism.

New Haven,Conn.:Yale University Press.1987.

[2]波伏娃.桑竹影,南珊译.第二性[M].长沙:湖南文艺出版

,1986.

[3]简·奥斯丁.李长栓译.傲慢与偏见[M].北京:外语教学

与研究出版社,1997.

二、